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展会资讯

中科院院士刘忠范石墨烯不能弄大炼钢铁式大跃进

2019-01-07 19:58:31

自2010年石墨烯的制备者获诺贝尔奖起,石墨烯在产业界的“热度”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本文援用地址:http://www.eepw.com.cn/article/201702/343738.htm  因具有优良的光、电、力学等性能,石墨烯被称为“新材料之王”、“超级材料”等。近两年来,中国的石墨烯产业园区以及石墨烯基地在各地开花,各种各样所谓的“石墨烯”产品不断推出。同时,资本市场也在热炒石墨烯概念股,昔日私募大佬徐翔也曾通过热炒华丽家族等石墨烯概念股获利颇丰。

针对当前石墨烯产业的发展现状及问题,记者于近日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化学学院教授刘忠范。刘忠范称,目前中国石墨烯产业发展出现了“一拥而上”的群众运动,类似当年“大跃进”时期的大炼钢铁行动。产业集中度也是问题,比如,国外做石墨烯的很多是大型企业,而中国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型的初创企业。

刘忠范对此表示耽忧,他说目前石墨烯产业仅仅是产业化初级阶段,刚露出一点端倪,群众运动式的发展方式并不能有效带动石墨烯产业的发展。如果中国不改变当前石墨烯产业的发展方式,未来石墨烯领域的核心产业有可能会被国外占领。石墨烯产业的发展要有国家意志,国内的大企业尤其是央企要有战略布局。

以下为专访全文:

中国石墨烯产业一拥而上,类似“大跃进”时期的大炼钢铁运动

记者:你曾多次提到目前中国石墨烯产业发展一拥而上,有点像当年“大跃进”时期的大炼钢铁运动。目前石墨烯产业具体发展的具体情况如何,会让你有这样的看法。

刘忠范:目前中国具有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石墨烯研发队伍。从2011年起,中国学者发表的石墨烯论文已位居全球榜首,至今已遥遥领先;在专利申请方面,截至2016年9月30日,中国在全球的占比已超过68%。现在全国到处都在建石墨烯产业园和研发基地。我有一张石墨烯产业园分布地图,一直在不断更新之中,目前至少有二十几家了。

最早在常州发起,继而宁波、重庆、青岛等地,呈星火燎原之势,从发达地区散布到欠发达地区。最近一个时期,我到处呼吁不能这么做事,由于任何一种新材料都不可能靠群众运动去做。大家误认为石墨烯的门坎很低,进去就可以赚大钱,这是一个严重的认识误区。

我经常讲,历史知道答案。迄今为止,什么材料是靠群众运动做出来的?如果说过去有过这种情形,那就是1958年的大炼钢铁。这段历史大家都知道,结果可想而知,浪费了大量的资源,造出了一堆废铁。现在的“造烯运动”也有这种感觉。人们的一个误解是石墨烯产业已经到了大发展阶段,遍地“黑金”。

实际上,石墨烯材料才刚刚走出实验室,最多处于产业化初期,远非成熟,更不是遍地黄金,而是遍地陷阱。根据高德纳公司的技术成熟度曲线分析,石墨烯新材料应当处于泡沫顶峰期,承载了人们过度的期待。接下来将是所谓的死亡谷,由于从基础研究到成熟的技术,再到产业需要漫长的时间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从2004年的第一篇石墨烯热点文章至今,满打满算才十二年多一点,不能期待太高。实际上,石墨烯未来是否一定成为一个大产业,没人能够保证,由于有诸多不确定因素存在。

中国的石墨烯行业存在很多不正常现象。股票市场盲目炒作,利用石墨烯名目圈钱;地方政府盲目上马,圈地建产业园;还有一批不负责任的石墨烯玩家炒概念,究竟有多少人真正关注石墨烯产业本身就不得而知了。

这样做的结果是苦了那些真正想做事的人,因为大家的期待落空之后,就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,从盲目轻信,到全盘否定。就像当年炒作纳米,忽悠了快二十年。现在一说到纳米,很多人就摇头。

任何一个新材料或新技术产业发展都没有那么简单,碳纤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,日本人就提出了工业化制备碳纤维的方法。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日本东丽公司才真正开始小规模的工业化生产,每月一吨左右而已。当时的碳纤维档次很低,只能做钓鱼竿。

到2003年为止,东丽公司投入了1400多亿日元,一直在做亏本生意。直到波音公司把他们的碳纤维用到新一代大飞机上,转机才出现。要知道,这个时候的碳纤维已不可同日而语,档次有了大幅度提升。

从1971年到2003年,东丽公司坚持了32年,这就是工匠精神。假设没有东丽公司的坚持,很难说碳纤维产业多大,最少不会发展的这样迅速。所以说,一种材料是不是能够催生一个产业,常常需要核心人物或核心企业在推,而不是群众运动式的淘金,由于在真正成为成熟的产业之前,还无金可淘。

我们常常善于于复制成熟的技术,而不是开发新技术,表现为过于浮躁和功利。碳纤维材料形成今天的产业走过了近半个世纪的旅程。石墨烯材料满打满算才12年。不能说石墨烯产业一定需要半个世纪,但是12年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“今天的石墨烯不等于未来的石墨烯”

记者:中国现在很多做石墨烯的公司都是小公司,一些初创企业,他们如何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去终年坚持做研发呢?

刘忠范:确切,现在的石墨烯玩家大多是小微企业,基本上是个体户性质。这就决定了企业发展的功利性,否则无法生存。石墨烯产业需要国家意志和大企业参与,因为在产业化早期,需要大量的投入,小微企业是做不到的。

记者:就这么些年石墨烯的发展来看,中国是否出现了类似当年东丽公司的那种企业了吗?

刘忠范:我还没有看到这类迹象,中国的企业文化也决定了很难出现像东丽公司这样的“一根筋”企业。固然,我们也有制度上的优势和顶层设计,动用国家力量去做大石墨烯产业。

记者:这两年出现了很多所谓的石墨烯衣服等产品,您怎样看?

刘忠范:目前的石墨烯产品炒作成份太多,鱼目混珠,很难一概而论。尽管不能简单地说低端产品和高端产品,但最少当下炒作的东西不可能成为石墨烯产业的未来发展方向。如果这么简单,也就无所谓战略新兴材料了。打个比方说,我们炒菜时会加点味精调味,但我们不会说这道菜是味精,更不会说今天吃了味精。仅仅在某种材料里面加上一点石墨烯,或许会改变一些性质,但不会成为颠覆性的东西。

记者:现在石墨烯确实好像有种沦为“工业味精”的感觉,放哪都好使?

刘忠范:这主要是被大家炒烂了,它的作用远不止如此。

手动汽车活塞环拉伸弹力试验机

北京马褂定做

20KN微机控制电子拉伸强度试验机

定制便警帽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